必须让每个孩子站在起跑线上

2017-10-12 21:34

  “控制人口数量,提高人口素质。整个计划生育过程中,实际上这两句话都有。(但是)我们原来大量的时间可能都花在控制人口数量上了。我觉得逐步要有一个转型。”

  这番思考出自国家卫生计生委干部培训中心主任、新家庭计划科学育儿专家组组长蔡建华。近日,斯坦福大学学者罗斯高(Scott Rozelle)关于贫困农村儿童发展现状的引起了广泛讨论;我国农村儿童早期发展现状如何,良好的儿童早期发展应该如何构建,这些问题亦被不断追问。

  2017年9月21日,蔡建华在广东省早期教育行业协会主办的会议上作出回应。蔡建华告诉南方周末,罗斯高负责的“农村教育行动计划”,国家卫计委也是参与者之一。实际上,过去几年里,国家卫计委也在针对如何促进儿童早期发展进行研究,已经在农村地区开展了大量试点,希望形成有中国特色的干预方案,“也许到十四五规划时会变成国家意志。”

  包括神经科学在内有多种科学研究表明,对婴幼儿进行恰当的早期学习训练和经验积累,能为终身的学习行为能力和生理心理健康创造良好的基础。营养和养育共同构成儿童早期发展的核心。

  城市里普遍发展起了商业早教机构,但这与农村的孩子关系不大。“陕南贫困农村这些地区商业机构是不会去的”,蔡建华说,“商业机构提供的服务还是挺贵的,差不多一个课时45分钟,收费两百多块钱。”

  过去两三年里,蔡建华一直把P的0.1%用于0-3岁阶段儿童早期发展中。而且,推进这项工作时应从贫困农村开始,然后扩展至城市中低收入家庭,使之成为一个公益普惠的计划。富裕家庭可以选择不要提供的服务,去购买商业机构提供的服务。

  “我们不能每个孩子赢在起跑线上,但是必须做的事情是让每个孩子站在起跑线上,站的机会都没有,还谈什么赢。”蔡建华说。

  P的0.1%,这笔钱是怎么算出来的?蔡建华说,这笔钱有两种算法。第一种是按照人头算,中国目前0到3岁的孩子数量在5000万到5500万左右。总体上来说,其中至少三分之一需要支持。如果平均每个孩子投入3000块钱,那大概需要540个亿,如果再提高一点标准,每个人4000块的线多个亿,这些钱差不多是中国P的0.1%。

  另一种是按照一个村庄一个儿童活动中心的要求来计算。一个中心大概需要12万元,其中包括场地及设备更新费用约6万元,人员经费和培训费用约6万。中国大概有50万个村庄需要投入,共计需要资金600亿。

  “我们经常提出,要一个补救型的支持政策还是一个预防型的支持政策?补救型的政策就是儿童早期发展不好,导致生病的人多,犯罪的人多,那就多建医院多建。但如果我们在早期能够投入更多,那国家会收获一个很大的产出。”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卫计委项目组与REAP团队相遇,之后在陕南开展合作研究。

  国际上对如何干预儿童早期发展早有研究。蔡建华介绍,在陕南开展试点的研究团队在设计干预方案时,重点研究了牙买加的方案,这是在发展中国家应用比较多的方案,此外对美国的入户指导方案也有所参考。通过参考不同的方案以及大量的随机对照研究,“实际上我们已经开始有自己的方案,或者说自己的模式”。

  最早的干预方案(6-36个月)包括每周一次活动;每次活动在认知能力、运动能力、语言能力、社会情感能力等4个方面选择两个内容;有与之相适应的玩具图书包,可以提供给婴幼儿父母与婴幼儿互动。

  蔡建华表示,目前在云南与,正在尝试两周一次的入户,将来根据项目评估报告会做出调整,如果效果不好还会继续采用一个月入户三次的方案。

  蔡建华说,将来每个村庄或者每个社区都应该建设至少一个儿童活动中心,这个中心一定要离居民足够近,“服务范围应该是在三公里之内,让监护人带着孩子去三公里以外的地方参加活动是不现实的”。

  入户型和中心型这两种儿童养育干预方式在国内都有实践,出于种种原因,会有家长难以带孩子参加活动,这时候就需要入户的干预,但另一方面,入户的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都比较高,蔡建华说,“未来应该建立中心型和入户型结合,一个融合的方案”,“最终的目标是覆盖到所有的孩子。”

  在人力资源方面,也有了一些经验和设想。在陕南试点中,一部分基层计生干部经过培训转型成为了养育师。蔡建华还提出一个设想,“可以给那些年轻的孩子母亲进行培训,如果她能够胜任这个工作的话,给予一定的报酬,她就不一定要去外面打工了,她有可能和自己的孩子更多在一起。”

  蔡建华首先强调了“早期发展”的概念不完全等同于“早期教育”。经过商业早教机构的推广,“早教”的概念在城市里非常普遍。

  “我们综合性的全面发展,而不是单单一个教育”,蔡建华说,早期发展包括儿童营养、体格的发展,社会情感的发展,也包括认知能力的发展。目前国际上更多的是使用“早期发展”或者“早期学习”的概念。

  蔡建华称,要防止把综合性的儿童早期全面发展变成片面的早期教育。理想的早期发展应该是为儿童提供一个轻松的、能够主动探索的,而不应该对孩子进行高频次的教育,提前大量知识。

  此外,从宏观角度来看,整个儿童早期发展行业尚且缺乏主管部门。目前,除了卫计委,教育部门、妇联等也在参与儿童早期发展的推广。

  “我觉得大家都在推进不一定是件坏事,国家到现在没有明确说0到3岁由哪个部门负责”,但从行业管理的长远角度来看,蔡建华认为,“逐步应该要有主管部门,要有主要的协会,用管行业协会的方式去推进。”

  罗斯高说,导致认知能力低下,除了不可改变的基因,另外影响因素就是营养和养育。

  “橙色书包”是由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于2016年发起的一个专门针对听障儿童的公益项目。

  9月15日9时30分许,国内首起12岁以下儿童骑行共享单车死亡索赔案在上海静安法院第一法庭...

新闻排行

随机阅读